盈仄

完美主义,会频繁的修改文章,没救的会删除。
非常渴望被评论。
心里想着万里长城,手里写着两间草棚。

我英乙女 晨练的特殊起床法



*爆豪/绿谷/轰×你


*来自起床靠爆发的灵感


*ooc属于我,晨练和三巨头都归你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爆豪胜己


“起来了,喂,六点了快起来。”


“起来啊!” 爆豪胜己抓着你的两只胳膊把你的上半身

提起来,一松手你又自己坠了回去。


爆豪胜己啧了一声,失望的自己去晨跑。


等你起床的时候,爆豪胜己正在拉伸 。


“为什么不叫我啊~” 你抱怨的声音激怒了他。


“那也得叫的起来吧!拉你起来又自己躺回去算是什么操作啊!”爆豪胜己保持着拉伸的姿势对你喊。


“……你要是用这个音量我百分百就起来了啊。” 你艰难的把目光从爆豪胜己的肌肉上扯回来,小声哔哔。


爆豪胜己没听见这句话,你带着庆幸的心情回到了卧室,打算再趴会。


留在原地的爆豪继续拉伸,越做脖子越红。








绿谷出久


“起床了哦。”


迷迷糊糊听到这句话,然后迷迷糊糊被半抱起来。


绿谷出久给你把衣服都穿好之后把你抱到沙发上。


你在几分钟内持续清醒,睁眼就看到坐在旁边玩握力器的绿谷。


“醒了吗?准备出发了哦。”出久的笑容依旧如此甜美,但今早的他格外像个恶魔呢。









轰焦冻


“时间到了。”你的脸被轻拍了两下。


看你没反应的轰焦冻开始推着你的肩膀晃你。


你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把枕头砸他脸上,枕头从他脸上掉下来之后你还拽起来又砸了一次(轰家的榻榻米方便了你砸他脸)


“不去了你自己去!”


轰焦冻抿抿唇,帮你把砸地上的枕头塞回脑袋底下,被子给你盖严之后转身出门。


走之前还确认了拉门没有漏光才放心的去晨练。


起床的你愧疚万分,甚至想让轰焦冻拿枕头砸回来。


轰焦冻跪坐在榻榻米上抱着枕头想了想:“明天还去吗?”得到肯定答复之后他把枕头放下,认真的抬头看着你说:“我们定个闹钟吧。”


第二天又一次没去成的你,看着早早被摁灭的闹钟陷入沉思。




绿谷出久×你 从代家长签字到签结婚证书

*人物ooc

*捎带一些爆豪×你

*ooc属于我,绿谷小天使和暴躁老哥都归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绿谷出久手里拿着成绩单,心里非常难受。因为他觉得这个成绩既对不起努力学习了一个月的你,也对不起给你补了一个月课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会这样呢,明明大题范围没有划错,每天的学习时间也订的十分严谨,甚至保留了你学十分钟发呆半小时的习惯,那到底balabalabalabalaba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完了,出久疯了 。

        看绿谷出久眼神放空,你悄悄站起身、倒退着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 转身就去找隔壁黄毛玩。

        “出来玩啊~胜己~”

        “出~来玩啊~胜己君~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你死了吗小黄毛!!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混蛋你说谁死了啊?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在怎么不理我,算了废话少说来战!”

        爆豪胜己二话没说伴着背景里“臭小子你给我走门!”的声音从楼上跳下来就是一个爆爆。

        二十分钟后你带着一身伤回到了房间里,果然小卷毛急得不仅忘了你的成绩,连你原地失踪都没计较,颤颤巍巍的给你缠纱布。

        隔壁爆豪是被你抬回去的,他被你打的暂时瘫痪。弄成这样也不敢见人家妈妈,把爆豪扔门口你就走了。(爆豪:你给老子等着。)

        你看着给你缠纱布的绿谷出久叹口气说:“出久,你直说吧,我成绩是不是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绿谷出久手一顿,然后继续缠纱布。安静了一会后他说:“你、你的体术非常棒,身体协调性也强,以后一定会是个很强的英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辛苦你了,各种方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 折寺中学一年级生涯就在你冲着及格线的不懈努力中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,你和绿谷互相勉励,总算达到了绿谷出久的体术和你的成绩共同进步的伟大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 期间你成绩下降就会去找隔壁黄毛打架泄愤,当然,不能告诉他你是去泄愤的,否则你就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 绿谷出久在折寺中总是被爆豪胜己找麻烦,你选择替他出气,渐渐的黄毛不愿意当你的泄、陪练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一次你去找他,他说都和出久玩了就别来找我了,原话不是这个但意思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 这心理年龄也就幼儿园大班,多一岁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折寺毕业后绿谷拿着雄英录取通知书向你表白,还说被拒绝也没关系,等到他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的时候,他还会再次告白,比现在盛大的多的告白。

        你觉得不需要让他费第二遍事,直接就答应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绿谷出久像是掉线一样站在原地,直到你以为他后悔想动手打他,他才重连成功紧紧抱住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 青春期少年的怀抱并不宽阔,在你的督促训练下勉强强健但没练出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 但这个拥抱,感觉还真不赖。

        当晚爆豪胜己来找你打架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找你。

        他第一次被你打哭了,今晚这个男孩献出了两个第一次(住脑)。

        你很稀奇的追着看,但他趴在地上把脸埋在臂弯里不抬起来,你最终还是决定给他留点面子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没看到你走之后爆豪胜己一遍一遍的抬手捶地“可恶,可恶,可恶,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雄英你们三个又聚一起了,简直是孽缘。而且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杠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还把私人恩怨带到了课程里,当晚你去找他,他很开心的样子,知道你是来打架的又没那么开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又是给废久出气?废久就是废久,连自己来找我都不敢吗?!”

        这话说的,把你气的把他按在地里打。可惜,这次没打哭。

一人之下乙女 媳妇被欺负了该怎么办小教程,仅供参考

*人物ooc

*睡前小甜饼

*失眠期瞎想

*愿你好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王也

        小巷子里,带着棒球帽的小混混冲你伸出了咸猪手。

        没摸着,不然接下来剧情就走今日说法了。小混混被一只手抓住了手腕、那手还挺好看,拽了几下没拽回来,开口就骂。

        王也没理他,耷拉着眼瞅你:“跟你说多少回了挑大道儿走,平时也没见你艺多高啊,胆儿怎么大成这样……诶你还真就别瞪我,等我处理完这孙子咱爷儿俩好好聊聊你的安全意识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小混混的骂娘声被他当成了BGM, 教育完你拽着棒球帽就往巷子里头走。

        “行了别挣扎了,我都替你累得慌。”
    
 
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爷们,咱那边聊聊?”












张楚岚

        学校附近总有一些东西不好吃,完全凭借人流量开起来的店。

        你吃的上吐下泻,在床上趴着一动不动,仿若一条咸鱼。

        给张楚岚心疼的不行,一边给你喂粥一边和你一起说店老板坏话,说这种老板迟早得遭报应。

        最近张楚岚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饭店味,他说交了个开饭店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那关系真挺好的,都给他腌入味了。

        半个月后那家黑饭店后厨视频流出,场面脏乱,食品安全部门介入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 张楚岚举着手机给你看店老板那气急败坏的样,一副大仇得报的样子:“媳妇,这就叫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”












张灵玉

        张灵玉练完功回来看你坐在那恹恹的没什么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看你摇头但还是担心,把脉确认没病之后,张灵玉干脆站起身,也不洗澡了,带着一身汗满龙虎山的去问师兄师弟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 在一个小师弟那里得知,早上来了几个人,非说道士是不能娶妻的,说什么扰人清修,还推了姐姐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 张灵玉在下山必经之路等待,导致人群聚集,迫不得已假意离去然后藏身树上。被他一起拎上去的小师弟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他们。”小师弟带着哭腔说。得到提示的张灵玉跃身而下,拦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 “几位留步。”












诸葛青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这两天都闷闷不乐的,想要的东西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零花钱不够了吗、我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了……那你买东西的钱不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感兴趣了啊,喜新厌旧。”诸葛青捏住你的鼻尖:“真怕你哪天嫌我不新鲜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成功把你的情绪转移到跟他甜言蜜语的诸葛青松了一口气,出门就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帮我查查她这几天都接近了什么人,遇了些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要是只是不可避免的意外就算了,要是人为,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社会性死亡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龙虎山小树林攻略其一:树上有时会发现昏迷的小师弟,虎视眈眈的小师叔和一脸八卦的老天师。其中除了小师弟必须摘下来带走,看见余下两个注意转身就走,不要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真的,超级渴望被评论……


二十六个字母 奇犽×你

*说是二十六个其实只有二十个左右

*从字母A开始奇犽在慢慢长大。

*注意,ooc,注意,真的ooc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Affectation(虚伪)

“大姐姐,你手上这个是今晚慈善晚会的入场券吧,据说超难得到的,大姐姐好厉害~”

一个一头蓬软银发,高度只到你腰的小孩,脸上带着红晕跑到你面前,蓝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你。

“诶?送给我?真的好吗?好开心!谢谢你啊……”

“大~姐~姐~~”

总感觉拿到东西之后气场有点变了,错觉吧。



Bully(暴徒)

“跟着我想要干什么?”

上次见过的小孩在短时间内又见到了,你从未忘记过那亮闪闪的蓝眼睛。

但现在蓝色的宝石上蒙了一层泥沙,变得不透光。他畸形的手抵在你脖子上动脉的位置,已经划出了血。

“因为我看起来不开心?你在开玩笑?……哇竟然是认真的,变态吗你。”

语气虽然很凶,话也很气人,但手已经恢复正常状态了呢,笨小孩。



Coward(懦夫)

“小奇,这就是你找的朋友?好弱啊。”

“不,不是朋友,只是一个有钱又恰好对小孩子感兴趣的变态女人而已。”

“是吗?”伊尔迷直直的盯着奇犽,直到奇犽瞳孔发散,冷汗浸湿前襟的时候才满意的一锤手。

“那注意不要让她真的碰到你哦,小奇要保护好自己才行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

Despair(绝望)

“都说了我没有朋友,离她远点啊混蛋大哥!”



endurance(忍耐)

“……诶~你有交往的对象了?真是个可敬的男人。”

“开玩笑而已,不要试图对我的发型动手啊老女人!”

“喂……那个厉害男人的照片能让我瞻仰一下吗?”

可别让我发现你有任何不良嗜好哦,这位不知名的,占了年龄便宜的大叔。



freedom(自由)

“说起来你是不是想出去玩来着?看,这是什么。”

奇犽举着一张卡片向你露出了等待夸奖的表情。

“是猎人执照,不是普通的卡片,笨女人。”

“有这个的话,无论哪里都可以带你去了。”

“别傻乐,快选到底要去哪,老年痴呆了吗……好疼!都说了别弄乱我的发型!”



greedy(贪婪)

“差不多够了吧……你已经把整条街逛了三遍了啊!”

奇犽坐在你后面的椅子上,发出了绝望的哀鸣。

“再让我歇一会吧。”

奇犽转身把脸埋进你背部的长发里,深深的呼吸着。

handsome(英俊)

他和你一样高了,很快就会超过你。

在路上也开始吸引成年女性的目光。



Interest(兴趣)

奇犽最近迷上了自己下厨,你差点死了。



Jewellery(珠宝)

奇犽十八岁成年礼,你反而收到了他的礼物。

一条叫做“圣骑士的项链”造型却像龟壳的项链还有……

“像龟壳这种形容也真亏你能想出来。”他拽着你的左手,拿着一个蓝宝石戒指比划来比划去,最终还是带进了中指。

看起来还有点遗憾。



keen(敏锐)

奇犽变聪明了,每次你自然的去碰他的头发,他都能更自然的换个动作,完美避开你的手。



lazy(懒惰)

“起床!你已经一个月没出过卧室了,想胖死吗!”

奇犽抓狂的拉开了床帘,而你不为所动,甚至拽着被子翻了个身。



mature(成熟)

你发现他是真的长大了,个个方面,都很大。



Quarrel(争吵)

你们吵不起来,奇犽很敏感,只要你情绪有波动他就能察觉到。而你拥有对奇犽专用哄人宝具。



secret(秘密)

你发现有人在跟着你,万幸他没有冲上来,你回到家紧紧抱着奇犽发抖。

你没再被跟踪过。

收拾衣柜的时候,你发现奇犽的外套少了一件。



tender(温柔)

奇犽的汗水滴在你的背上,你很累,但还是回过身向他索吻。

他温柔的回应了你,然后动的更狠了。



unlike(不像)

你生下了一个孩子,长得像是你们两个加减法的结果。


willful(任性)

奇犽把孩子给了揍敌客家的女仆长,并告诉你什么时候这个小恶魔学会了半夜不要哭,什么时候就让他回来。



Yammer(抱怨)

“……抱歉,我下次绝对做好防护措施。”

奇犽看着你又一次隆起的肚子,这样说到。



zeal(热情)

奇犽又一次捡起了做饭这个爱好,两个孩子差点死了,你差点和他离婚。




黑篮乙女 好感度分级

10好感为路人好感

(啊这是个异性,长得还行)

50是心动

(你看着该死的顺眼,喘个气都跟大天使的呼吸似的。)

80是深爱

(结婚,马上跟我领证……不愿意的话订个婚也行。)

100是至死不渝

(反正最后陪你的还是我。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❤赤司征十郎

好感10

        成绩不错,继续保持,你会是下一届学生会的中心力量。

好感50

        唔,这题应该这样写才行……我太严厉了吗?抱歉,我只是……想稍微,拉进一下距离而已。


好感80

        我?我当然是赤司。

        中二病?我不喜欢你这样说……我知道了随你说好吧!给我回来!



好感100

        我回来了,或者按你的话说,我的中二期结束了。我们……还能在一起吗?




💛黄濑凉太

好感10

        好的好的,这是你的签名……诶这是你的作业本吗?!对不起对不起,我,我抄一份还给你好不好?


好感50

        大佬,请帮我补习!作为交换当牛做马在所不辞!


好感80

        诶?有喜欢的人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 谁啊这么厉害,居然能把你这种真爱是图书馆的人拿下。

        等等你们约会去的咖啡厅?你每次都带我去的都是图书馆啊!


好感100

        抱歉抱歉,我今天真的有个很急很急的通告要赶。

        话说找我这种顶级帅哥当伴郎,不就把新郎的风头全压下去了吗?你是个傻子吗?

        要赶重要通告的黄濑蹲在教堂附近的草坪上,低声的重复,你是个傻子吗?


💚绿间真太郎

好感10

        这个是幸运物,收起你那看变态的眼神,不尽人事的话可是会倒霉的。

好感50

        你……手里拿的什么?那个是上期的幸运物,这期的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 我才没有去特意关注你的运势呢!不要想这些不可能的事!


好感80

        这个巧克力是我观看近期你的星座运势得出的最佳祝势物品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竟然是情人节吗?真巧。


好感100

        请和我结婚。

        短时间内无法回应也可以,之前我对你的每一次接触,都是带有追求意味的,请不要误会。




💙青峰大辉

好感10

        这里是你的地盘吗?抱歉。



好感50

        让我待一会就好,一会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那个写真,我可以解释。不,你不想听也得听。



好感80

        我觉得你的胸不大不小刚刚好……报警是几个意思,我在告白啊!




好感100

        我觉得你的胸不大不小刚刚好……喂报警这个梗真的够了吧!

        不,我没有在重现告白现场。只是觉得你的身材简直完美,我的运动神经也超完美。

        要是混在一起搓个人出来,说不定会是个千年才出一个的人物。






💟黑子哲也

好感10

        你没看见他。

好感50

        你收到一封信,约你到放学后的操场,你去了,然后看到一出大变活人。

好感80

        你们交往了,但你依旧无法第一时间发现他。

后来你们和平分手了。






💜紫原敦

好感10

        踩到你了?抱歉啊。




好感50

        你好轻啊,啊,你竟然喜欢穿这种底裤吗……好痛!




好感80

        抱抱~

        刚入夏而已就不让抱了,女人啊。




好感100

        你的婚纱可以选那个超长的哦。

        拖地?不会哦(抱起)你看,这样就不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 诶?好熟悉的底裤。

一年A班 被相泽发现就会死的陪酒女郎兼职


◎2018最后一天,因为没努力所以2017计划基本一事无成,或者努力了但却依旧一无所有。


◎你带着这种心情来到了她们所在的店里。


◎没有芦户,我不太会写她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🍀蛙吹梅雨



        蛙吹梅雨在你进门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你的低落,但她没有说什么,照常的和你开始了聊天,点酒 。



        话说和她熟了之后,她就没点过那些贵的酒了。你问过她这样会不会影响她的业绩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哟,至少和你的收入比起来,还算稳定gero。” 得到了这样稍微带点嘲讽的回答……不愧是蛙吹大姐,犀利!(发出舔狗的声音)



        今天她点的酒有点贵,贵到喝完这一瓶,接下来三天就得每天一餐了。你向她展示了一下你的贫穷,她向你展示了她的大眼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很好喝哦,大概是店里唯一一个味道和价钱相符的了。”语气平平的吐槽了自己工作的店是黑店呢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我请你喝,喝起来很甜的gero……好喝吗?好喝的话要再来一杯吗?。”





(这样会感觉好点吗?不能的话……这样呢?)




🎸耳郎响香



        你进门的时候她正靠着沙发玩手机,看你进来了把手机放下,拍拍身边的位置。



        她本来打算给你看看她昨晚发现的超棒音乐,手机屏幕都冲你亮出来了,却在看到你的脸的时候,又把手机扣在了沙发上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有谁欺负你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 “一事无成?谁呀这么狂,自己干出什么大事了就敢来评价别人?!”
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 “自己说自己什么的……你这就是传说中的‘我杀我自己’?”
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不要这么丧,仔细想想你不是基本每年都这样吗?……噗,对不起忍不住了,你这个表情真的是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啊好气,但感觉她说的好像没什么毛病。这简直像是中二病被熟人发现了一样羞耻。


        三天以内绝对不会再来了……感觉她不止能笑三天的样子,怎么办,好绝望。






(被欺负就给你出气,不开心就逗你开心,作为一个音乐人,调控观众情绪可是必修课。)




💃八百万百


        她总是有事外出,你想叫个别的小姐姐来陪你,竟然找不到一个闲着的。这家店……可能需要扩招。


        今天她没有外出,你成功约到了她。‘创世之女’无论何时看起来都高贵优雅,即使有个中二的花名也丝毫不影响她的气质。


        她总是能把倒酒弄出茶室倒茶的感觉,从不答应给你加冰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女孩子的身体可是很脆弱的哦。”她这句话是认真的,从不让你在天黑之后自己回家,总是会提前下班,然后和你手牵手一起回家。


        ……现在还没被开除真的是个奇迹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今天也一如既往的体贴,循序渐进的让你说出心中的憋闷,然后一点一点为你解开烦恼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在我看来,一事无成这个词可不适合你。”她坐姿不变,上身向你靠近,双手握住你的一只手,抬到她的面前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一无所有也同样不适合你,看,只要伸手去抓的话,无论什么珍宝都会在手里的。”这么说着的她,却垂眼看着你被她握在掌心的手。





(你是珍宝,独一无二,今天的日子很特别,和你在一起过,就更特别了。)




☁丽日御茶子


        她今天有点紧张,基本做一个动作看一下你的脸色,做一个动作看一下你的脸色。


        你和她说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。


        吓得她整整30秒一下眼都没有眨。


        知道你是在开玩笑之后露出了气鼓鼓的表情,说真的,可爱炸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你被萌的失去理智,直接把脸埋进了她的胸里。店里是有规定不许肢体接触的,你觉得你要被扔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你保持埋胸的姿势一动不敢动,丽日陪着你一起一动不动。像强行拼在一起的积木,僵硬又不协调。


        等了很久都没有人请你出去,丽日的小手开始轻拍你的背……指尖上的肉球隔着衣服轻击在你的身上,又轻轻的弹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 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不再像是绵软的布料,而像一块微硬的纸张,其下的皮肤也一样坚硬而平滑,只有那几个肉球贴到的部分变得柔软,弹起后又微微发热。


        在这种氛围下很难有什么心防,你断断续续说了自己的想法,丽日一时有些无措,拍打的动作也随之停止。


        失去肉球的爱抚使你有点失落,但很快她就紧紧的抱了你一下,然后双手抓住你的肩膀把你推远,用写满’我很认真’的棕色大眼直直看着你。



      “你有这~~么棒哦~  看好了吗?是这~~~么棒哦~”

她一边说着,一边用双手划着巨大的圈,第二遍的时候,又划了个更大的圈。





(想把你吹出花来,但总是组织不好语言……那就多说几遍吧!)




👗叶隐透


        她来了吗?


        没来的话为什么桌上放着两杯酒?


        来了的话怎么连衣服都没看到?裸着的吗?


        从你进来开始她就一句话都没说过,主动问也没有回答,碍于店内规矩你也不能到处瞎摸确定她的存在。


        那点小抑郁你靠自己排解掉了,人这种生物,没人哄的话超坚强呢。






(薛定谔的叶隐透)









八百万百又一次早退后


        经理:大小姐到底想干嘛,不是说好只是假期过来体验生活吗?怎么还不走了?您想经营这家店也不能亲自上阵啊!



自愿带上项圈的愚者

*迪米乌哥斯×你        一见钟情梗

*看到一见钟情你就该知道了,ooc

*因为找不到他的BG粮所以割了

*ooc属于我,迪米乌哥斯属于骨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你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,最初你以为这里是传说中的西幻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你听说有一个随身带着美女的冒险者叫莫莫。


        欧豁,可以等着被征服了。往好处想,说不定你的皮不能导魔呢?


        不,其实已经很绝望了。你躺在河边的石头上,半梦半醒间承认了自己的恐惧。醒来的时候听见了青蛙的叫声,连绵不断,高亢的十分聒噪,你翻过身捂住耳朵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之后你每天都能听到青蛙的声音,每次都比上次清晰很多……那只青蛙,在逐渐向你靠近。


         你看到了那只青蛙,他身上只有尾巴与耳朵看起来和人类有明显的不同。钢铁覆盖的尾巴,橘色条纹西装,小圆眼镜,这个是……迪米乌哥斯。


        恐惧使你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,只能看着他接近你,把一束叫不出名字出名字的花放在你的手边。

        “人类的小小姐啊~”迪米乌哥斯放下花后稍退一步。低下头,一手抚胸,一手向上扬起,他在向你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请问你是否愿意和我,炎狱造物者,无上至尊的守护者之一,迪米乌哥斯结为伴侣?我将会给予你无限的财富,并将生命与你共享。”说一个称号他就举起一只手,说到最后他的动作已经变成了双手斜上举,头45度角上扬的姿势,并一动不动的等待你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四周保持了一阵尴尬的寂静,尴尬到迪米乌哥斯主动回到了普通站姿。他不解的看着你说:“您到底想要什么呢?”
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 你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知道迪米乌哥斯为什么会向你示爱,所以保持沉默的看着他,看他从迷惑不解突然跳到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人类究竟是何等贪得无厌的生物,在得到无尽的财富和与自己本身所拥有的相比,堪称永恒的生命之后,你竟然还想要拥有我吗?!”迪米乌哥斯的话语中满是被挑衅了的愤怒,但表情,却兴奋异常。兴奋程度可以看那被尾巴扫倒一片的树。



        不,完全没有,一共这么几句话你都想了些什么,嫌弃人类你为什么要找人类当伴侣啊,大恶魔的想法这么复杂的吗?!




        发完飙的迪米乌哥斯冷静了不少,突然回头看了一下身后,交错倒塌的树木,简直像是有只巨型魔兽在那打过滚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皱着眉再次向你行礼,说了声“失礼了。”直起身的时候就变成了青蛙头,两边还有两个大球。真的很大,比他自己的眼睛都大。




        迪米乌哥斯看上去完全不在乎这两个奇怪的东西,只是直直的看着你说:“小小姐,您所想要的请容我考虑,明天我会带着回答来找您,也请您第一时间给予回应。”他指着那片树林说:“对我来说,您没有属于我的每一刻都是巨大的煎熬。过度的痛苦会使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,请您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 迪米乌哥斯是一边往上飞一边说的,最后几个字到底是什么你没听见,但意思应该是不答应杀你全村……或者灭国?然而你根本没有归属地。





        迪米乌哥斯对你不是没有诱惑力,相反,在动漫里你就喜欢他。但答应他,就意味着加入极恶阵营。你不再去河边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同一时间你还是见到了他,迪米乌哥斯没有对你换地方这件事说什么。只是落地然后变成拟人的形态,走到离你三步远的地方停下。摊开手,给你看手里的戒指。




        这不是求婚,因为戒指是一个魔法道具,和他脖子上的项链是一套。如果他伤害你,项链就会逐渐勒紧,项链力度加到最大的时候能把他的头勒掉。与之相对的,他可以随时感知你的位置,除非迪米乌哥斯死亡,否则这个戒指无法摘下。

        迪米乌哥斯边给你解说边单手推眼镜,小小的圆眼镜完全不透光,脸上的笑容可能是种族原因,无论怎么笑都带着奸诈。这些加在一起,让他看起来像是正在给妃子递毒酒的佞臣。




        你接过了那枚戒指,极恶就极恶,这只是二次元世界不是吗?你张开手把戒指往每一根手指上比了比,最后戴在了无名指上。



        迪米乌哥斯从解说完道具名称和用法之后就保持着沉默,后面的尾巴慢悠悠的在地上扫着,看到你的动作之后尾巴停了一下,然后又恢复了原来的频率。




        纳萨里克大坟墓,又一次开完会议的飞鼠看向站在王座左侧的迪米乌哥斯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有什么吩咐,安兹大人。”迪米乌哥斯非常有眼色的出列,单膝跪下说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发生了什么事吗?迪米乌哥斯,最近你一直都在躁动不安什么?说给我听听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不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只是无足挂齿的小事而已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哦~” 飞鼠发誓,他真的只是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发出了一个语气词。他打算换个话题,但不知道到底说什么,有点急躁的用指骨敲了一下椅子。


        迪米乌哥斯噗通一声就跪那了,刚才单膝现在双膝那种。



        飞鼠很无奈,又被过分解读了。但迪米乌哥斯这个反应……他不会真的搞了什么事吧。未知的强敌还没有打败,要是败给了内乱,那就很可笑了。他站起身,摆出练习了很久的姿势,双眼保持俯视状态,为了保险还放了绝望灵气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迪米乌哥斯,在我面前你有什么好隐藏的?难道说,你打算把恶魔的语言天赋用在我,我安兹·乌尔·恭的身上吗?!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怎么会!”二五仔的脸露出了忠臣被怀疑的震惊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……在里·耶斯提杰王国的边境,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伴侣,她……是个人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啊,是,是这样啊……”结果只是谈了个恋爱?因为下属谈恋爱就这么严阵以待真是丢脸,不过很快飞鼠想起了他现在已经不是人类,不如说整个纳萨里克大坟墓就没有人类。啊,这样的话,迪米乌哥斯选择隐瞒的原因也找到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 飞鼠重新坐下:“人类?你想把她接到纳萨里克大坟墓里面吗?”




        “不,属下并没有这个想法,她现在连我的非人形态的都无法适应。”迪米乌哥斯推了一下眼镜,语气十分苦恼。



        没被喜欢上啊,那个形态倒也不是难以理解……乌尔贝特真的是把自己的孩子坑惨了。虽然迪米乌哥斯这样很难得一见,还想多看一阵。但毕竟是重要的家人,还是帮帮他吧。飞鼠用一边指骨敲打着王座一边想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人类的女性,喜欢宝石与华丽的衣裙,在宝石中她们似乎更偏爱钻石。我只知道这些,希望能帮到你,迪米乌哥斯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安兹大人,竟然对试图隐瞒的我宽容到这个地步,这是何等的慈悲!”迪米·超好哄·乌哥斯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不,是我先紧张过度了。算了,纳萨里克的工作你已经完成的很好了,现在对你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事吧?”话说命中注定这种设定,乌尔贝特还有这种爱好?平时完全看不出来呢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不!没有什么会比纳萨里克,比安兹大人更为重要!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这句话绝对不要当着那位小姐的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!”






        在你收下那枚戒指后,你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显著提高。今天迪米乌哥斯送你的礼物被装在掌心大小的礼盒里,那是一颗美丽非常的钻石,形状像……一颗眼球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鸣囊,只有雄蛙才有的发声器官,在求偶时会在脸侧鼓起两个小球,用于发声。

因为迪米乌哥斯是青蛙头,所以我就假设他也有这个。

迪米乌哥斯:无论我怎么努力安兹大人都没有给我戒指,可能是做出的贡献还是太小。来,先送你个戒指,我过过眼瘾。

一人之下乙女 好感度分级


10为路人好感

(我看见你了,也就那样。)

50是心动

(你在人群中像是个两米八的傻大个,不然我怎么总是第一眼看到你。)

80是深爱

(你真好,恨不得把你摆出来让所有人看,然后告诉他们碰都不许碰,我的。)

100是至死不渝

(生同衾,死同穴。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✔王也✔

*初遇      好感10

诶诶诶,女施主自重,再靠近收费了。

*告白      好感50

女施主……请回吧。

*被劫      好感80

这个小姑娘,你们可动不得。

*结发      好感100

诶,前面那个长得特漂亮的小姑娘,要了解一下双修吗?













✔张楚岚✔

*初遇       好感10.

这位小姐姐,有男朋友吗?没男朋友那有微信吗?我是张楚岚,著名帅哥,认识一下?


*告白       好感50.

哎呀,我张楚岚竟然也有被妹子告白那一天,但我不太适合你啊。我梦游打呼还磨牙,什么?梦游的同时不能干这些?谁说的,我就能!



*后悔       好感80.

之前都是骗你的,真的我不梦游,你信我啊!……最多磨个牙!


*业心       好感100.

现在的我还是不适合你,但想到你会当别人女朋友心里又憋得慌。我决定就这么霸着你了,反正我是不摇碧莲,不怕坏名声!哎你打我干嘛?…手疼不疼啊。













✔张灵玉✔

*初遇       好感10.

龙虎山不可喧哗。



*告白       好感50.

莫要胡言,伤既然已经好了,那便速速离去吧




*求见       好感80.

不见。




*道倾       好感100.

她……死了?若我见她,她是不是就不会……师傅,弟子并不是钻牛角尖,只是真的再无颜面对祖师。













✔诸葛青✔

*初遇       好感10.

哎呀,姑娘看着似乎近日有一劫,可要算上算一卦?……不,不要钱。



*告白       好感50.

姑娘最近有桃花劫啊,需要找个厉害人物压一下……我?只是不算弱罢了。



*神侯       好感80.

有兴趣让自己的孩子有个炫酷的姓氏吗?



*善变       好感100.

我们还这么年轻,为什么要被孩子困住?走,我带你去看看卧室装的怎么样了。


上鸣电气×你 嘘,老妈说不定会上来送果汁哦

*圣诞夜总觉得应该来点糖

*交往中设定,人物ooc百分之八十,剩下百分之二十是名字

*完美避开了附近的情侣,没想到自己亲手写了狗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我,杀,我,自,己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圣诞节的晚上,街上到处都是情侣的欢声笑语,而你却在上鸣电气家里打游戏。


        你看了一眼靠坐在床边,边看少年JUMP边笑成傻逼的上鸣电气。


        当初泡你的时候每次见面衣服都不一样,现在虽然还没在你面前抠脚,但帅哥的逼格也已经完全消失。


        上鸣电气把自己想追的漫画追完之后,下意识回头想看看你在干嘛,正好对上了你的视线。他眨眨眼,露出了一个能看到十二颗牙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 啊……浪费了,这张脸。


        你没理他,回过头继续耍游戏,一时房间里充满了你游戏里的刀剑碰撞声。


        上鸣电气也不觉得尴尬,转回脑袋刷手机,然后就被他发现了个好玩的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 他直起身体,只把上半身转过来压在你枕头边上。“呐呐,他们都说圣诞夜的晚上是个炮火连天的晚上,为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 啊?什么炮……诶等等,炮火连天?你看了看你枕头旁边那个笑的坏坏的上鸣电气,手上一个大招冲进了人群,把保护你的奶妈带死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你觉得现在氛围不太对,忍不住把自己往床垫里沉了沉。但上鸣电气还在看你,眼睛简直闪闪发光。“什么意思啊?炮火连天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你不想理他,他百分百知道什么意思。你把脸埋进了枕头,热度顺着脸蔓延到耳朵。


        上鸣电气看着你通红的耳朵,咽了下口水,又看一眼床头的抽屉,表情突然坚定。


        床垫微微下陷又回弹,你感到自己的腰被两条高热的肢体紧紧夹住。上鸣电气的手摸进枕头底下,两只手分别抓住你环在枕头下面的两只手腕,你被上鸣电气完全笼罩。这个姿势让你感到危险,你想坐起来,意料之中的失败了。


        上鸣电气把脸埋在你的背上,缓慢的向上蹭,然后在你的后颈停下,用鼻子不停的划着你那里的皮肤,蹭着蹭着就忍不住的张开了嘴。就咬一下,轻轻的,不会疼的,他想。


       牙齿已经贴近你的皮肤时却又缓缓的停下,僵着脖子猛的把头抬高。他凑近你的耳朵,发出两声低喘说:“继续的话,可以吗?”边说边蹭,明明摆出了一副捕食者的姿态,声音却十分可怜。


       你现在整个后背都是麻的,就差一点你就答应他了,直到你看到他伸手拉开抽屉,拿出了一整盒杜◎斯。


        你迅速翻身,然后给他的腿间来了致命一击。


   “唔啊!为什么?怎么看接下来的剧情都不该是这个吧?!”

   “你委屈什么啊!为什么你家里会有这种东西啊!”还是这么多,人形自走炮吗你!你把手里的东西对他扬了扬,直接扔在了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 上鸣电气懵了,跪坐在地上用强者的表情看着你。你微眯着眼睛问:“什么时候买的?”上鸣电气听到你的话之后,肉眼可见的慌张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 你有点失望,就在你以为要在圣诞夜分手的时候,上鸣电气回答了你。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是在我们刚交往的时候买的。”上鸣电气的声音闷闷的。“刚交到女朋友就开始想这种事,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变态?”他凑近你,把额头靠在你的大腿上。


        不觉得,挺兴奋的。


        你搓着他头上的黄毛,仗着他看不见你表情笑着说:“……变态上鸣,满脑子黄色废料。”上鸣电气一言不发,但整个人看起来都很丧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但是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感谢您的宽容,女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爱卿听起来没什么精神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万分感谢!女王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平身~平身~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奶妈:MMP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上线的你,发现账号因为被举报冻结了。